“勿忘93”!铭刻波黑内战惨烈的记忆

前南斯拉夫 波黑战争 民族纷争 难以忘却的痛苦

波黑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波黑 > “勿忘93”!铭刻波黑内战惨烈的记忆

一个奔6的“孩童”,为实现儿时的梦想,想去周游世界,这一路前行,且行且思,且思且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波黑

  • 博物馆“隧道博物馆”是这座城市特别的一道战争伤疤,警示人们不要忘记战争
  • 地标建筑建于1557年至1566年,已有427年历史的著名莫斯塔尔石拱古桥
  • 灾难遗迹被战火摧毁的建筑物残缺不全,满目疮痍,累累弹痕,突兀地矗立在那里,触目惊心

“勿忘93”!铭刻波黑内战的惨烈

自古以来,巴尔干地区就是多种文化的汇聚地,不同民族的精神内核和文化血脉在这里流淌,汇集,是欧洲的“耶路撒冷”。 

欧洲,本就是一册厚重的历史长卷,而巴尔干地区则是这册历史长卷中最晦涩、最复杂的难解之页。东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不同信仰与价值观在这里不停地碰撞,“融合”。战争动乱、民族矛盾、宗教纠纷一直是这个地区最为敏感的话题,因而 ,堪称为欧洲“火药筒”。

贝尔格莱德 米哈伊洛·奥布雷诺维奇大公  摄影/非洲日落

贝尔格莱德 米哈伊洛·奥布雷诺维奇大公 摄影/非洲日落

一百年前的1914年,波黑古城萨拉热窝的一声枪响,直接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然而,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伤痛弥亘,血腥犹在,20世纪1992年,波黑萨拉热窝城区的又一声枪响,瞬间点燃了另一场战争的导火索,惨烈的波黑内战由此而爆发。

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  摄影/非洲日落

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 摄影/非洲日落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世界格局巨变,大多数东欧国家都以和平的方式改变社会制度的时候,前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却烽烟四起。继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现为北马其顿)于1991年宣布脱离前南联邦而独立后,塞尔维亚和黑山于1992年组建了南斯拉夫共和国联盟。 

在这种背景下,1992年,波黑也宣布独立,但是,波黑国内的塞族却在南联盟的支持下宣布成立塞尔维亚共和国,并试图以武力方式从波黑分离出去。由此激化了塞族、克族和穆族各方之间的民族宗教信仰矛盾,多年的新仇旧怨,已积重难返,为战争埋下了隐患,内战一触即发。

萨拉热窝天主教圣心大教堂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天主教圣心大教堂 摄影/非洲日落

1992年3月1日,在波黑萨拉热窝市的巴什查尔希亚一所东正教教堂里,充满了欢庆祥和的气氛,一对塞族新人正在举行婚礼。结婚典礼正在进行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紧接着,一阵密急的枪声响彻教堂,参加婚礼的人们还没有醒悟过来,就有不少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中就有新郎的父亲。 

这次婚礼上的枪声,最终成为点燃波黑战争的导火索,引发了继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波黑国近四年之久的内战——波黑战争。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波黑国距离萨拉热窝80公里的莫斯塔尔古城,古城内的内雷特瓦(Neretva)河上,有座始建于1557年至1566年,已有427年历史的著名莫斯塔尔石拱古桥。却于1993年9月9日,在波黑内战中,毁于克族武装的炮火之下。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2004年4月27日,重建修复后的新石桥竣工。新石桥横跨流经莫斯塔尔老城市中心的内雷特瓦河,桥宽4.55米,桥长27.34,桥拱最高端距水面20米,桥两端各有一个石砌桥头堡。与曾经的老石桥风貌统一,与周围多以古老石头为主体的建筑和大河卵石铺砌的古街道相和谐、呼应,古意盎然,复古逼真,充分展现了16世纪波斯尼亚的古朴风情和艺术风格。 

修复的老桥,重新将居住在雷特瓦河两岸的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居民联系在一起。 

2005年连同周边的老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遗产莫斯塔尔古桥 摄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评价: 
莫斯塔尔(Mostar)老城横跨雷特瓦河深谷,是15和 16世纪作为土耳其边境小镇建立起来的,于19和20世纪的奥匈帝国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莫斯塔尔一直以来因其古老的土耳其房屋和老桥(Stari Most) 而闻名,并因此桥而得名。然而,在1990年冲突期间,这个古城的大部分地方和由著名建筑师思南(Sinan)设计的老桥都遭到了摧毁。由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的努力,老桥于近期得到了重建,老城的许多建筑也得到了修复或重建。老桥地区融合了前土耳其、土耳其东部、地中海和西欧建筑风格,是一个典型的多文化城市住区。重建后的老桥和莫斯塔尔老城是协调和解、国际合作的象征,也是不同文化、种族和宗教社会之间和睦相处的象征。

古桥西侧桥头堡石门  摄影/非洲日落

古桥西侧桥头堡石门 摄影/非洲日落

“勿忘93!”纪念碑  摄影/非洲日落

“勿忘93!”纪念碑 摄影/非洲日落

在古桥西侧桥头堡石门洞的右下方,有一座非常不起眼的简陋石碑,石碑上镌刻的铭文:“勿忘93”!。

这座小小的石碑,虽然只是几个大写的英文字母,却清晰地铭刻着古桥的重获新生;表达着人们对世界和平的向往和期待,对生命的珍惜;承载着对惨烈战争的反思,也寄以祈愿世人:请勿忘战争!请拒绝战争!请远离战争!

“希望隧道”,萨拉热窝35万居民的生命线

萨拉热窝隧道博物馆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隧道博物馆 摄影/非洲日落

20世纪90年代波黑战争时期,最核心,也是最不应错过的焦点实物,就是在波黑萨拉热窝机场附近,一座被称之为“希望隧道”挖掘起点的“隧道博物馆”。
 
这是一座独特的历史体验场所。保存着一条在1992~1995年的波黑战争中,被围困长达1425天期间,35万市民生死攸关的生命运输线。

萨拉热窝隧道博物馆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隧道博物馆 摄影/非洲日落

这座 “隧道博物馆”,在萨拉热窝机场西南角上不远的一座名叫布特米尔(Butmir)的小村庄里。村庄主要街道旁,有一座二层住宅小楼,从外观上看,普普通通,与周边的民居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走进它的小院,有条维系着全城35万居民生死存亡的惊天秘密隧道,就藏匿在这家的小院中。

隧道  摄影/非洲日落

隧道 摄影/非洲日落

1992年4月,波黑战争开始,塞族与南联盟军队,占据了萨拉热窝周边地区的所有要道,铁桶式的包围了萨拉热窝,并切断了萨拉热窝城内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以及城内居民的生活必需品,战争中所必需的所有军需物资来源,封锁围困持续至1995年战争结束时。是近代战争史上,围困时间最长的近四年围困战。

参与挖隧道的市民榜  摄影/非洲日落

参与挖隧道的市民榜 摄影/非洲日落

1993年3月至1993年7月30日,萨拉热窝城内的150名市民在这4个月零4天的时间里,从这家小院中的车库下,挖掘出这条穿越机场东西方,高1.6米,宽1米,长约800米地下隧道。 

这条人工挖掘的“希望隧道”位于萨拉热窝机场跑道下方,在萨拉热窝近四年的围困战中,担当了这座城市中唯一通往外部世界的联系与生命线。

隧道正在运送伤员及军用物资  摄影/非洲日落

隧道正在运送伤员及军用物资 摄影/非洲日落

三年多的围困战期间,是萨拉热窝整座城市最艰难、最困苦的日子,没有电、没有暖气、没有自来水,几乎没有食物和药品,没有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在塞族军队重炮和狙击手持续不断地火力下,这条隧道给35万民众带来了安慰和希望, 

隧道建成后,每天都有几千人出入这条隧道,在被围困的三年里,几万吨的粮食、武器、弹药等生活用品和军用物资从这里运进市区,拯救了市区内被围困的35万民众。这条普普通通的隧道,拯救了这座城市,也拯救了这个国家。因此被称之为“希望隧道”。

博物馆院内展览长廊  摄影/非洲日落

博物馆院内展览长廊 摄影/非洲日落

波黑战争结束后,这条隧道也随之弃而不用了,但房屋的主人,拉科尔家族,将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保留了下来,办成了一座私人博物馆,将当年那不堪回首的历史记录在此。 

“隧道博物馆”是这座城市特别的一道战争伤疤,警示人们不要忘记战争,为了生命,请远离战争。 

更不能忘记的是,当年拍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电影的穆斯林裔功勋导演哈伊鲁丁·克尔瓦瓦茨,在1992年残酷的波黑内战,萨拉热窝围城战中,不愿离开家园,不幸,竟被活活饿死于家中。 

从这个个人悲剧,可以想象得出,当年波黑内战的近四年围困期间,萨拉热窝城中35万百姓所遭遇饥饿、贫困、寒冷的痛苦及战争中流血、牺牲血腥惨烈的程度如何!

波黑内战的伤疤、遗迹

莫斯塔尔市区至今保留的战争废墟  摄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尔市区至今保留的战争废墟 摄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尔市区至今保留的战争废墟  摄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尔市区至今保留的战争废墟 摄影/非洲日落

无论是走在波黑的莫斯塔尔市区,还是在萨拉热窝市郊的居民区,目之所及,在波黑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在这些繁华城市的闹市区间,被战火摧毁的建筑物残缺不全,满目疮痍,累累弹痕,突兀地矗立在那里,触目惊心,战争遗迹,比比皆是。不难想象,二十年前波黑内战的惨烈与血腥。 

二十多年过去了,为了记忆,为了不要忘却,这些战争的痕迹并没有得以修复,也没有推倒重建,它们依然留存如初,难以融合于今天的安宁、繁华。

萨拉热窝山上的穆斯林墓地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山上的穆斯林墓地 摄影/非洲日落

今天的萨拉热窝,早已褪去了战争的阴影。但在萨拉热窝城区四周的山坡上,有几座醒目白色公墓群。一座座白色墓碑上印刻的名字,统一定格在90年代初,这些死难者的死亡时间都显示在1992~1995间,并且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 

这白色的墓地,时刻警醒后人:生命之短暂、美好,战争之残酷、无情。

“萨拉热窝的玫瑰”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的玫瑰” 摄影/非洲日落

如果细心留意,你会在萨拉热窝城区繁华街道的道路上,看到多处当年炮弹落地后爆炸的痕迹。这是,围困近四年期间,城外的塞尔维亚军队持续对城内的军民进行炮击后形成的弹坑,可以想象,无电、无自来水、无暖、无食物的古城,在炮火硝烟中,如同人间炼狱。 

今天,这些原有的爆炸弹坑,人们用水泥砂浆填平后,再涂上红漆标记,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战争遗迹。这种地面上的“红色油漆”弹痕,被人们称为“萨拉热窝的玫瑰”。 

“萨拉热窝的玫瑰”也是对那个残酷岁月一种特殊的记忆方式。

萨拉热窝山上的穆斯林公墓  摄影/非洲日落

萨拉热窝山上的穆斯林公墓 摄影/非洲日落

波黑战争中的种族屠杀,是冷战结束后欧洲历史上最惨烈和黑暗的一页,也是20世纪下半叶欧洲最惨烈的大屠杀之一。这场战争中的“死亡集中营”、“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及长达近四年之久的萨拉热窝围困战,造成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无疑是一种残酷且骇人听闻的屠杀行径。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种族屠杀战役,对当今世界的影响仍十分沉痛和悲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发生这种种族大屠杀事件,是人类历史的悲剧与屈辱。 

直到1995年12月,波黑各宗教派别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实现了停火。在波黑战争历时3年多(43个月),生命的代价是巨大的。内战造成430多万人的波黑国中就有27.8万人罹难,270万人沦为难民,总共有300多万人被殃及。

今天巴尔干地区的安宁、富庶的生活,是用无数生命、鲜血换来的。保留的众多20世纪90年代内战的伤疤和遗迹,时刻警醒着人们,不要忘记这场还不曾走远的惨烈战争,还有那不堪回首的民族矛盾、宗教纷争的血泪历史。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波黑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波黑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非洲日落 发布:2019.12.10

博物馆 地标建筑 灾难遗迹

?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波黑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地标建筑 灾难遗迹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地标建筑 灾难遗迹

官方微博

免费麻将单机 益升网 内蒙古快3 老澳门即时赔率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华讯投资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 黑龙江体彩22选5 单机急速赛车 四川金7乐 广东十一选五的走势 辽宁11选5 3d杀码杀号专家大全 内蒙古11选5的开 三门峡期货配资 江苏11选5号码遗 欧洲足球即时赔率